当前位置: 首页家园情民族风情

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达斡尔族乌钦

2017-05-15 11:13

       乌钦又作"乌春",是达斡尔族的曲艺说书形式,形成并流行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富拉尔基区、富裕县和龙江县,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呼伦贝尔盟、喜桂图旗,以及新疆维吾尔族塔城地区等达斡尔族聚居地。  一人说唱,以唱为主,自拉四胡自唱。题材广泛,有英雄史诗、爱情故事、寓言故事等。曲目短者者只唱数分钟,长者可连唱几天几夜。曲调多专曲专用。一般一曲到底。传统曲目有《绍郎与岱夫》、《小兔求饶》、《雅里西翁》等。
2006年5月20日,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申报的“达斡尔族乌钦”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历史渊源
       乌钦是达斡尔族人们创作的一种民间吟颂体韵律诗。分为口头乌钦和文人(书面)乌钦。乌钦内客丰富,题材广泛,具有独特的民族特色和艺术特色,是达斡尔族人们生产和生活的写照,也是达斡尔族文学艺术作品中的精华。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达斡尔族人民不仅为保卫祖国、建设边疆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且为繁荣祖国的文化艺术宝库贡献,自己的力量。在历史上,达斡尔族人民创作极为丰富的文学艺术作品,包括神话、传说、民间故事、诗歌、谚语、谜语、祝赞词、民歌、民问舞蹈歌词等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其种类颇为丰富。而“乌钦”作为流传在达斡尔族民问的一种吟诵体韵律诗,堪称达斡尔族文学艺术作品的代表品种之一。
       乌钦,也称“乌春”、“舞春”,借自满语,原意为 “歌”。满族将历代保留下来的民歌乐类称为“乌钦”,如称萨满歌曲为“恩都力乌钦”,称民间吹打乐为“哗喇力乌钦”,称民间二人歌舞形式为“罕都乌钦”。达斡尔人则借用“乌钦”一词专称本民族历代相传的民间吟诵体韵律诗。
流传地区
       达斡尔族乌钦又作“乌春”,是达斡尔族的曲艺说书形式,形成并流行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富拉尔基区、富裕县和龙江县,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呼伦贝尔盟、喜桂图旗,以及新疆维吾尔族塔城地区等达斡尔族聚居地。
艺术特色
      乌钦本是在清朝年间由达斡尔族文人用满文创作并以吟诵调朗读的叙事体诗歌,后来民间艺人开始口头说唱表演。
       这些作品,乌钦遂逐渐演变成含有"故事吟唱或故事说唱"之意的一个曲艺品种。乌钦最初的演出多为徒口吟唱,后来出现了艺人采用"华昌斯"(四弦琴)自拉自唱的情形。演唱的曲调也丰富起来,除了原有的吟诵调外,也采用叙事歌曲调和小唱曲调表演。乌钦的节目内容丰富,有讲唱民族英雄莫日根故事的,有反映爱情和婚姻生活的,有歌唱家乡山水风光的,也有讲述神话、童话和传说故事的。在这些节目中,尤以反映民族英雄莫日根历史功绩的故事、具有史诗品格的《少郎和岱夫》及改编自汉族古典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的故事最受达斡尔族民众的欢迎。节目的容量长短不一,长者可说唱几天几夜,短者几分钟到数小时不等。  
          传统乌钦演出多在逢年过节和吉日庆典期间,广大观众聚集在民家炕头,盘腿而坐聆听艺人说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出现了大量歌唱新生活和新时代的作品,如色热自编自演的乌钦曲目《歌唱英雄黄继光》、《祖国母亲》、《北京颂》和已故著名乌钦艺人何日格图自编自演的《一只铁桶的来历》、《自从见到毛主席》等。
        乌钦的内容达斡尔族人民创作的乌钦,取材于达斡尔族人的历史、经济和文化生活,因而题材较为广泛,内容颇为丰富,比较全面地反映了达斡尔人的历史和生活。从现存的作品来看,可以将乌钦分为如下的几类:
       反映达斡尔人历史的乌钦。这类乌钦取材于达斡尔人历史生活的某些侧面,不仅具有较高的文学艺术价值,而且具有一定的史学价值,是人们研究达斡尔族文学和历史的宝贵资料。
在清代,许多达斡尔人被编入八旗披甲当差,驻防于瑷珲、齐齐哈尔、荧尔根、呼兰、呼伦贝尔、伊犁等地,担负着极为繁重的军事义务。随着清朝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激化,反清斗争风起云涌,有许多达斡尔族官兵被清政府凋往内地或边疆,镇压各地的反清斗争。这些达斡尔族官兵常年在外征战,其转战足迹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甚至远达新疆、云南、台湾等地,而其“生还者十不及一”。战争为达斡尔人留下了深重的灾难,《在兵营》、《在甘肃当兵》、《巡边诗》等乌钦作品反映了清代达斡尔人的军旅生活及其艰苦经历。
        1914年,齐齐哈尔奠日登哈拉(哈拉,汉译为姓或氏族)的少郎与岱夫为反抗地主阶级的压迫与剥削,率领达斡尔族农民发动起义,他们攻打地主大院,夺取枪支和马匹壮大起义队伍,打开粮仓救济贫苦民众,打起了“反军阀,杀官豪,救穷人”的义旗,使起义队伍迅速发展壮大。起义队伍多次打败官军,但终因寡不敌众丽失败,少郎和岱夫也被官军抓获而英勇就义。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少郎与岱夫的勇于反抗的精神却为后人所敬仰,人们将他们的英雄事迹争相传诵,产生了著名的乌钦作品《少郎与岱夫》。
        反映爱情和婚娴生活的乌钦。爱情和婚媚生活是文学艺术作品创作的永恒题材。这一点在乌钦作品中有充分的体现。达斡尔族杰出的爱国主义诗人敖吕兴的作品《苦相思》就是一首脍炙人口的爱情涛:“纯洁忠直的白鹤啊,始终留恋出生之地,细察详思它多像我,思恋恋人始终如一。”作者借纯洁的白鹤咏物托志,表达了作者对纯真美好爱情的向往和感情的专一。《五色花》也是一首典型的爱情诗:“人人都爱五色花,颜色鲜美娇且艳,陌路相逢遇见的你,你比花儿更艳丽。南方书生令人慕,各个多才复多艺,四处寻觅遇见的你,你比他们更神奇。”作者把心目中的爱人比作婀娜艳丽的五色花,称颂她外表的美丽。同时,作者对爱人的道德和才华大加推崇,认为即使是博学多才、风流倜傥的南方书生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在这首诗歌中,作者以朴实无华的语言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对恋人的爱慕和称赞,体现了爱情生活的美好意境。
       反映风俗民情的乌钦。在人类历史的漫漫长河中,由于自然环境和历史发展轨迹的不同,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各具特色,在婚丧嫁娶、礼仪节庆、饮食居住、宗教信仰等方面体现出很大的差异性。在达斡尔人中,流传着许多描述风情民俗的乌钦,如《春节》、《赞年画》、《祝婚歌》等。乌钦《春节》写道:“新桃换旧符,旧年变新年,时光如流水,爆竹响中天。……欢乐喜庆日,磕头向长辈,万事皆吉祥。登门贺邻里。……邀请众兄弟,端坐桌四边,美酒佳肴备,乌钦响彻天。善诗能文士,每人谱新篇,诗歌满箩筐,歌舞乐联翩。”达斡尔人称春节为“阿涅”,这首诗歌就是描述达斡尔人过“阿涅”时的~首诗篇。在过节期间,家家户户不仅要燃放鞭炮、互相拜年,能文善诗之人还要创作新的诗篇辞旧迎新,这口丁以说是达斡尔人节日习俗的一个重要特点。同时,这首乌钦不仅描述了达斡尔族节日习俗的欢庆吉祥,还反映了达斡尔人对乌钦的喜爱。
         反映道德教化的乌钦《学文化》、《戒洒歌》、《戒色》、《戒气》、《莫贪财》、《十大恩》等乌钦,反映秦历史散文中已民用工业些志怪故事,这在《国语》中比较多,《左传》等书中也有,但少有独立成书者,至汉代才有《蜀王本纪》等书。两汉杂史杂传志怪小说对后代的影响也不可忽视。后代杂史杂传体志怪小说在汉魏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其写法往往秉承两汉,用虚幻的故事写实有的历史人物。这其中突出的成绩,就是宋代讲史《武王伐纣平话》及在明代最终发展而成的、成为我国古代杂史杂传体志怪小说最高代表的《封神演义》。
  乌钦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域文化特色,始终深受广大达斡尔族人民的喜爱。但在新的历史时期它的生存与发展遇到了严重的挑战,处于濒危状态,非常需要采取相应手段加以扶持和保护。
传承意义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该曲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长期流传在达斡尔族人民中间的“乌钦”这门艺术已经到了濒于失传、后继无人的危险境地,再不进行抢救就已经来不及了。所以,首先要加强对“乌钦”代表性传承人的保护力度,提供切实可行的条件保证“乌钦”师徒的传承,这是达斡尔族“乌钦”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基本要求。所以,我们要保护好“乌钦”艺人。乌钦艺人由三部分组成,一是民间艺人,二是业余老艺人,三是业余新艺人,他们是新成长起来的青年人。
       其次,“乌钦”除了口头传承外,还要持续性的提高宽松的生存环境,应在高等院校,文化馆以及文艺团体等机构,大力培养少数民族文艺人才。除此之外,还要给它提供施展的舞台,只有在不断的演唱中“乌钦”的文化生态才能真正建立起来。当然,“乌钦”的发展需要进一步提高演唱技巧,要创编优秀的曲目,最关键的还是要培养一大批优秀的文艺人才,来传播发展“乌钦”文化。
“乌钦”作为达斡尔族的传统文化的瑰宝之一,在新时代的经济浪潮中即将流产是民族传统文化的遗憾,发扬光大祖先留下来的传统艺术是我们新一代后裔的责任。加强宣传力度,在没有文字的现实情况下,用乌钦说唱的方式把祖先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用口头说唱流传下去,只有这样,才无愧于我们的民族,无愧于我们的祖先,无愧于人类发展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