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民大人校友分享

洛艺嘉:真正意义上周游世界的旅行家

2017-01-02 23:04



洛艺嘉,原名解燕喃,中央民族大学新闻系校友。
       洛艺嘉从小爱好文学,1985年开始发表小说,大学三年级开始写散文,其散文多次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报》、《中国文化报》等报刊发表。其文章入选《当代名家小说快递》《当代名家散文快递》等多种选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给数十家时尚杂志撰稿。在《广州日报》等媒体开文化、旅游专栏。1999年开始著书,出版《同居的男人要离开》《中国病人》《资本爱情现在时》《别跟猪打架》、《满目春光》后,突然放弃优裕舒闲的生活,开始一个人的世界游。9年时间,游遍五大洲101国。是国内以自助游身份走遍非洲的第一人。是中国大陆真正意义上周游世界的第一人。


辞掉记者工作,卖掉北京的房子;
12年, 126个国家;
2次战争,2次车祸,2次被持枪抢劫,1次飞机迫降,1次政变;
参加过世界各地69场婚礼,在路上学会了英语和法语;
怀孕7个月的时候还在路上,生下娃3个月又开始带着娃行走;
洛艺嘉,2015“中国当代徐霞客”,2014《悦己》杂志年度人物;
美国《私家地理》杂志评价:真正意义上周游世界的旅行家。
 
毕业后的洛艺嘉在一家报社当记者,在她出门旅行前已经出版了三本小说,而她却觉得自己的生活乏善可陈。有天洛艺嘉和办公室的人说,“你们看这世界,每天发生那么多事。而我们的生活,却一成不变。”这个有点巫气的人说完这话,姥姥没有任何预兆突然病故。这场变故改变了洛艺嘉想年龄大了再去追求梦想的想法。
 
辞掉工作、卖了房子
一人踏上非洲,去追寻沙漠,落日,草地
 
2004年,洛艺嘉辞掉工作,卖掉北京的房子,带着护照,一个人踏上从小就向往的非洲。
在非洲,单身漂亮的中国女子并不多见,她会遇到一系列匪夷所思的礼遇:正在散步,会有几个姑娘突然为她献花;走在街上,会突然跑出来一群孩子把她团团围住让她寸步难行;去动物园参观,大家都来看她而不去看动物;经常会遇到对面的人冲她微笑,手舞足蹈比划着,向她打招呼。
有一天,她和一个中国朋友在路上散步,冲过来一个黑人,对她说:“小姐,你真是太漂亮了。”朋友撇撇嘴不服气,看着洛艺嘉,“哼,你这样的,在北京遍地都是。”。
性格中的随性洒脱让洛艺嘉在异域感觉颇为自在,从来不会有陌生感。
在埃塞俄比亚,她想尝尝那里的特色饭,一种叫“injera”的小饼,吃了一口是酸的,服务员小姐的解释是:酸是因为厨师的汗,厨师出汗了,用手抹一下,接着和面,所以酸。她想看看其他人的饼是不是也是酸的,遂跑到邻桌一群英国人那里,吃了一口还是酸的,想想不甘心,又坐到角落里一个德国人对面索要“injera”品尝。
先前一起吃饭的一个英国人说:“小姐,你是我们这里最开朗的,一顿饭跑了三个地方,我没有见过你这么能转场的。”她说想要弄清楚“injera”的酸是从哪里来的,难道真的是厨师的汗?几个国外朋友笑道:“那是小姐在骗你的,这个酸味当然是发酵的。
因为受人欢迎,洛艺嘉很容易走进非洲人的生活。喜欢体验普通人家的生活,参加各种能参加的婚礼。
那时阿比让正在经历内乱,叛军已经占领了70%的国土,满街都是持枪的军人,城市实行宵禁,晚上七点禁止出行,不管什么人,七点以后还在街上的,抓住就打。
在闷热的夏季午后,洛艺嘉却在一家酒店发现酒店庭院有婚礼的告示,不顾朋友的反对,她跑到庭院里去看婚礼的热闹。正在那里看婚礼现场的摆设,远远过来一群男男女女且歌且舞,歌着舞着,就把她围在了中间,邀请她一起跳。她跟着学起来,看起来颇简单的扭屁股舞步,却不容易学。周围的人还是围着她,偏要教会她。一下午玩的高兴,已经过了宵禁的时间,再要赶回去也来不及了,正自焦灼着,新人邀请她参加晚上的狂欢,并称“我们是给客人包房的。”洛艺嘉在满城警戒的宵禁夜,与新人一起度过了快乐美好的夜晚。
沙漠,落日,草地,她一点一点去领略这片土地带来的震撼。一个人行走,没什么缜密计划,更因为不受行程所限,喜欢的地方,会住下来。多则三五个月。
在卡萨布兰卡,洛艺嘉曾经在一个当地人的家里住过三个月。下午,细细感受当庭院飘满阿拉伯人浓郁的香气,黄昏,聆听全城响起诵经声,落日中,看肯尼亚的香奈河边,姑娘们汲完水,爬上很高的山头。
 
一人单身女性独自行走
有美景也有麻烦相伴
 
旅途中,有美景也有麻烦。尤其是一个单身女性独自行走。
 
在约堡,她住在一个朋友家。一天门铃响,在可视电话那边,她看到一个黑人,“我是修下水道的,”黑人说。于是,她开门让他进来干活,就自顾自忙去了。过了一会儿,想起泡的茶没给他,就回去了,再看他已经不在了。而在客房她的房间里传出了声。那个房间没有水道!洛艺嘉明白了,遇上抢劫的了,不知有几秒钟,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定了定神,她悄悄潜去朋友卧房,从墙上取下那柄都铎时期的长剑。直冲房间,“知道我为何不叫警察吗?”望着惊愕的他,洛艺嘉装作镇静自如,笑着说,“因为我解决起你来,会比警察更快。”出乎意料之外,他既没有掏枪,也没有招架,只是摆手,不停地说:“小姐,别,别……”。
 
其实,来非洲之前,洛艺嘉从未碰过这些玩意儿,也不知中国功夫在非洲兄弟中这么出名,竟轻易地吓住了这个黑人强盗。
在大雷雨中驾车行驶在非洲,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狂雷一直在车边炸响,这么粗的树纷纷被雷劈倒。
在西非一个人行走的时候,因为被蚊虫叮咬感染病毒,浑身忽冷忽热。而这时周围只有原野。好不容易找到窝棚一样的地方,昏沉沉睡过去。房主人老婆婆喊来了一个当地人,这个人完全不认识洛艺嘉随身携带的药箱里面的药,就用抓阄的方式,选了一种药,没想到选对了,把她的命救回来了。
洛艺嘉在科特迪瓦非洲发展银行行长家里做客的时候,一队穿迷彩服的士兵端着AK-47步枪冲进行长家的院子。士兵们跳墙进入隔壁国防部长居住的院子,几声枪响后,国防部长丧命了。枪声越来越密集,几个地方,兵变同时开始,战争爆发了。之后的每天洛艺嘉和当地人一样都在爆炸和枪声中度过。
虽然每天都在死人,数百万人流离失所,但当地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宰牲节照样过。盛大婚礼照样举行。不管发生什么,都能安然面对,洛艺嘉和他们学会了面对生活最宝贵的态度。
非洲人不守时,甚至言而无信,但他们简单,快乐。坦诚得可爱,保持着作为人的道德和尊严。他们也许是文盲,但是却像智者一样面对着贫穷、疾病痛苦和生命的自然本色。
洛艺嘉去澳大利亚参加朋友的婚礼后,从墨尔本自驾到袋鼠岛。蔚蓝色的大海、沙滩、礁石、峭壁,牧场。你永远不知道下个转弯处有什么等你。她更想象不到一场车祸正等着她。苏醒过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右小腿胫腓骨开放性粉碎骨折。
洛艺嘉在西奈半岛的这个军营参观时,被一个士兵非礼摸屁股, 她当时想也没想就把士兵的枪抢下来,对着他,本想阻止他的行动,谁知,枪走火了。不过万幸,没有伤着人。
当时要赶飞机又打不到出租,洛艺嘉和小伙子们在塞内加尔扒车
在南非开普敦,洛艺嘉第一次弹尽粮绝等朋友来南非,给她带了救急的4000美金。结果在海关,钱被没收了。知道这个消息加上连日遇到的种种艰辛大声恸哭。这时候,新年狂欢的队伍过来了。洛艺嘉被欢快的队伍感染暂时忘了一切,和大家一起又唱又跳。
洛艺嘉从毛里塔尼亚,摩洛哥,突尼斯分别6次深入到撒哈拉腹地。在博尔玛的时候曾经遇到了沙漠中最危险的事情——沙丘移动。
 
带着女儿重新上路
一起游遍五大洲,途径37个国家
 
2009年,她和爱人的女儿出生,在女儿满三个月之后,她再次踏上旅途,这次带着女儿。现在,她已经和女儿游遍五大洲,途径37个国家。在工作不忙的时候,老公也经常
会加入到她和孩子的旅行中。
对于洛艺嘉的旅行,她的爱人给予了她最大的支持和理解,他知道,旅行已经成为洛艺嘉生命的一部分,这份理解是洛艺嘉最大财富。
女儿现在一口流利的英语,非常享受在路上的时光。我问她,孩子有没有不适应啊,洛艺嘉说,她像一个天生的旅行家,完全感觉不到她的疲劳,在路上也很少生病。反而旅行让孩子非常独立,包容和开朗。
 
我问洛艺嘉,旅行到什么时候,她说,可能到孩子上学的年龄就会回国定居,但是,行走不会结束,仍然有假期可以选择走出去。
 
我的天性就喜欢行走,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的脚步。有时候在外面累了,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想到要结束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但是很快,我又被未知的世界所吸引,再次踏上兴奋和快乐的旅程。
 
对未知的恐惧,对舒适的留恋将阻止我们成为一个旅行者走上的冒险旅程。可是,当你作出这样的选择,你就永远不会后悔。
“我一直是开朗,乐观的人,但12年前,惯性的生活,让我开始觉得沉闷单调;家庭变故,让我开始体会到生命的不可预测。我们的梦想,实现起来多么困难,除了外界因素,我们自身条件,我们还要沟通,平衡所爱的人。这是最大的取舍。
很长一段时间,我住在地中海岸边,一个小岛的岬角上。美丽、纯净的地中海,一天一个颜色。很多时候,它是七彩的。冬天,漫山的野花就开了。春天,金合欢开满树的黄花。夏天,木槿、蜀葵、扶郎花……
我常常是散步一个多小时,都看不到一个人。而我最想做的,是和我的亲人、朋友,一起来分享这一切。”——洛艺嘉